時論廣場》政壇的斑馬與松鼠(趙政岷)

時論廣場》政壇的斑馬與松鼠(趙政岷)

美國的轉向,讓日本從仇人變成堅定盟友。(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人生不只有合作,也不只有競爭,合作與競爭常同時發生,要靈活遊走於兩者之間,關鍵在於更深入瞭解人性。國民黨全代會推舉了下屆總統參選人侯友宜,但卻被稱爲是史上規模最小的全代會,接下來的局會怎麼走?

要解決競爭與合作帶來的兩難局面?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教授亞當.賈林斯基,在《朋友與敵人:哥倫比亞大學╳華頓商學院聯手,教你掌握合作與競爭之間的張力,當更好的盟友與更令人敬畏的對手》一書中指出,人並非天生愛競爭,也非天生就該合作,而是競爭中有合作,合作中有競爭,必須抓到這兩股力量的平衡,其中是因爲:資源稀缺、社交渴望、不穩定的動態,三股力量交織在一起造成的結果。

康柏拜区拍《犬山记》尼古丁中毒3次 拒绝洗澡留体臭「对清洁人员很抱歉」

學者研究發現,肯亞的格氏斑馬如果住在極度乾燥的氣候,同伴關係顯得既短暫又不穩定。然而如果水源變得豐沛,不再需要搶水,那裡的格氏斑馬就會變得合羣,社會關係穩定。但松鼠的反應不同,看見掠食者靠近的松鼠,會尖叫引開敵人,靠着讓自己陷入危機來解救同胞,充分展現利他主義精神。而且有趣的是,松鼠引開敵人的尖叫聲分貝要看親疏遠近,如果是兄弟姊妹有危險,牠們叫得最大聲。因爲兄弟姊妹一起長大,相知甚深,特別能理解彼此的感受。兄弟姊妹其實會互搶資源,也最有能力折磨彼此,但共同的基因與同族意識,帶來強大的合作。

在世界政壇上一下子合作、一下子競爭,反反覆覆的例子很多,二戰期間蘇聯與德國在1939年戰爭前夕組成合作聯盟,達成互不侵犯協議,甚至談好如何畫分兩國在北歐與東歐的勢力範圍。然而事隔不到兩年,德國在1941年入侵蘇聯。

美國與日本的例子正好相反,美國在1945年二戰尾聲,轟炸日本67座城市,還在廣島與長崎投下核彈,造成浩劫,慘烈程度讓日本決定投降。幾天後麥克阿瑟將軍帶領同盟國佔領日本。麥克阿瑟將軍接掌一切後,立刻轉向合作,禁止在日美軍騷擾日本人民,甚至不準美軍吃任何珍貴的日本食物,採取復甦日本經濟的佔領方針。美國這一轉向,讓仇人變成堅定盟友。

陆元琪合体爱女直播 她曝私下暖心举动「与袁惟仁有关」

将军妻不可欺

權力有趣的地方在於,不是我們握有多少權力,而是我們「感覺」自己多有權力。我們可以靠着增加自己「感受」到的權力,取得更大的優勢。這是目前非綠陣營幾個領導人做決定時的考量關鍵。但最能給人信任感的人,通常會展現出兩種明顯特質:「溫暖」與「能幹」。(這也正是爲什麼每一屆美國總統在搬進白宮後,一定會運用一個公關工具──他們會養狗)。溫暖來自於誠信體貼,能幹在於魄力與執行,可惜臺灣的選舉從來不講究這一套。

人類天生會合作,也會競爭。要學當缺水的斑馬,還是當照顧兄弟的松鼠?真心誠意的合作很難,但這纔是長久發展!不然無視他人死活,卯足了勁全力競爭,縱使個人一時得利,但失去了未來的一天勝利還是勝利嗎?

「原民歌王」中风瘫痪后辞世 万沙浪追思会日期曝光

(作者爲臺北市出版公會理事長)

《数云端》疑客户Shopline为中资企业 绿界科技终止合作关系

蔬食不一样 宽心园春夏新菜上市推母亲节限定套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