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德拉熱 華文讀者共譜賦別曲

昆德拉熱 華文讀者共譜賦別曲

米蘭.昆德拉對華文閱讀者影響甚深。(Catherine HELIE、Editions Gallimard、皇冠文化提供/李怡芸臺北傳真)

時報文化是最早取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文授權的出版社。(本報資料照片)

皇冠出版社以昆德拉的插畫製作成封面,系屬全球獨家款。(皇冠文化提供/李怡芸臺北傳真)

《簾幕》、《被背叛的遺囑》(見圖)、《賦別曲》封面皆是昆德拉爲臺灣讀者所繪。(皇冠文化提供/李怡芸臺北傳真)

《簾幕》(見圖)、《被背叛的遺囑》、《賦別曲》封面皆是昆德拉爲臺灣讀者所繪。(皇冠文化提供/李怡芸臺北傳真)

怒降6万多交“鹏”友 请收下小鹏G9的诚意大礼包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曾在華文世界掀起一股昆德拉熱潮,迄今仍是他最被讀者熟悉的一部作品,既是長銷,也是每年總能在各通路入榜的暢銷書。

曹为实接任永丰银董事长

「儘管永劫迴歸是最沉重的負擔,在這片背景布幕上,我們的生命依然可以在它輝煌燦爛的輕盈之中展現出來。可『重』真是殘酷?而『輕』真是美麗?」80年代華人文青幾乎都能說出幾段《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文句,以此作膾炙人口的作家米蘭.昆德拉,曾被譽爲「最偉大的在世作家」,7月11日在巴黎去世,享年94歲。

攸泰2024业绩 拚成长20%

「大師名作坊」第一書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曾在華文世界掀起一股昆德拉熱潮,據統計作品至今逾百萬冊,尤其1989年改編爲電影《布拉格的春天》,不論是小說或電影都影響了一代人。要論華文圈引進米蘭.昆德拉的第一人,公推現任大塊文化董事長的郝明義,他回憶1988年甫接任時報出版總經理時,正籌思新的出版路線,當時編輯部的吳繼文提出,大陸有一本翻譯小說叫《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很受注目,提議出版。

郝明義表示,自己在吳繼文推薦下看了書之後,認爲這位流亡法國的捷克作家作品,風格和當時臺灣主要以日系、美系、諾貝爾獎系列的翻譯小說截然不同,不只決定出版,更順勢新開了「大師名作坊」系列,從當時在臺灣較少有的法文、西班牙文等語系開始出版。

五大投信按赞 台股后市 偏多向上格局

「在1980年代末,當時海峽兩岸的翻譯書多有『盜版』之名,絕大部分都沒有取得正式授權。」郝明義正好決心要和國際出版市場接軌,加上有日本朋友的引介,開始和一些國際性版權代理公司聯繫。「這樣經過摸索和洽談後,我們拿到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正式全球中文版授權。並且還把簡體字版權倒過來授權給當時在中國出版此書的出版社。在華文世界裡,時報雖然不是最早出版這本書的公司,但卻是最早取得正式出版授權的公司。」

昆德拉自畫封面插畫

自由撰稿人餘永寬指出:「米蘭.昆德拉對我這個世代的文學讀者真的影響很大,駱以軍在陽明山上抄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侯孝賢在C25咖啡館讀《被背叛的遺囑》。」餘永寬也指出,自己這個世代的讀者,「會自然而然下筆連寫二、三十字不斷句的翻譯體長句,脫離中式八股的寫作風格,也是那個時代讀大量世界文學養成的。」

巨大星晶兽合同

皇冠出版社總編輯許婷婷表示,皇冠從早期就開始經營歐洲小說,當時面對很大的難題是譯者難尋,因此一開始往往先是由英譯本着手轉譯爲中文,而基於長期向讀者引薦大師級作品的立場,出版社也逐年推出新譯本,希望儘量是由昆德拉第一手的法文版轉譯爲中文。且皇冠出版長期以來深獲昆德拉信任,自1992年出版《玩笑》後,漸漸將所有的繁體中文版均授權由皇冠出版。

「一開始出昆德拉的書,皇冠選用的封面插畫風格強烈,色彩鮮豔帶有魔幻寫實風,昆德拉自己也很喜歡,加上他一向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同一家出版社出,後期就將所有作品都授權皇冠。」許婷婷指出,2017年開始出版社爲昆德拉作品陸續改版,希望作品風格更貼近其人,決定選用他自己的插畫作爲封面,「其中《簾幕》、《被背叛的遺囑》、《賦別曲》是選用他特別畫給臺灣讀者的明信片。」可說是全球獨家款。

再来一碗

全集陸續新譯改版

山水小农民

钢市迎曙光 Q4拐点浮现

0多年來,不論是早期由大陸作家韓少功所譯的時報版本,或是後來由尉遲秀新譯的皇冠版本,許婷婷表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仍是昆德拉在臺最被讀者熟悉的一部作品,既是長銷,也是每年總能在各通路入榜的暢銷書。」統計光是《生》一書新、舊版相加已突破10萬冊。

「也許讀者對《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之外的昆德拉沒那麼熟悉,但還是有讀者會一本本找來看,還是持續有大學生在讀昆德拉;對老讀者而言不同階段讀也仍有其意義。」許婷婷指出。也許全集新譯改版,找名家導讀等對出版社而言成本較高,但出版社仍希望「多個機會,讓更多人讀一讀米蘭.昆德拉」。

永康商圈房东揽租客 免收4月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