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迦薩難望平靜

2024年迦薩難望平靜

(圖/新華社)

2024年中東問題的焦點仍然是以色列與哈瑪斯在迦薩進行的軍事衝突。經過一百多天的軍事攻擊行動,以色列大致上已經大幅削弱了哈瑪斯的軍事力量,但連根拔除的目標尚未達成。以色列雖然在軍事上贏了,控制了迦薩地區的大局,但只能說是慘勝。在國際政治上、在人道問題上、在國際形象上,以色列卻是失敗的一方。

戰後迦薩地區的重建與治理是更大的挑戰。經過一百多天的轟炸,迦薩地區過半的房屋建築或倒塌或已不堪使用,230萬人即使能夠逃過一劫,返回原來生活的地方也無處可棲,上學、工作、就醫、飲水及糧食等都無一不是問題。

基礎設施破壞殆盡,重建經費尚無蹤影。美國與歐洲或中東富裕國家如卡達,不可能把錢投入到一個政治前途不確定的地方,沒有人能保證未來以色列會不會再對迦薩地區新一代的哈瑪斯發動軍事攻擊;只要這個不確定性存在,他們就不可能投入大批的建設經費,以免一旦開戰所有的經費付之流水。而欲求先解決巴勒斯坦「一國兩治」的困境以保證未來迦薩地區的和平,在目前看來又是遙不可及的目標。政治上的不確定對未來的重建之路造成重大的障礙。以色列也沒有充足的財力協助迦薩重建,其國會1月15日通過的2024年政府赤字預算,超過GDP的6.6%,其中增加了150億美元的軍事預算。以色列政府也必須要援助在北邊受真主黨炮火威脅而被迫離開家園的人民以及在戰爭中死亡、受傷的軍人及其家屬的安頓與補償。以色列政府財政上也是捉襟見肘,沒有餘力來幫助迦薩重建。

三王三后飙嗓掀回忆杀 翁立友「爱的伴侣」意外换人

韩国军武迷的少女前线日常

以色列一定會考慮到未來安全無虞,不會再受到哈瑪斯的侵擾,纔會從迦薩地區撤軍。停戰線、非軍事區、緩衝區的劃分或聯合國維和部隊的進駐,可能還沒有開始紙上作業,最後的方案還需要經過相關當事方及歐美、阿拉伯國家的協調參與纔可望達成。就目前情勢來看, 2024年不大可能有具體成果。

虚无的彼岸

迦薩地區缺乏管治的人才。有管理政府經驗的哈瑪斯分子,在戰爭中或死或傷,或敗亡他處。誰能來管理迦薩?讓政府的職能走上軌道,讓人民的生活恢復正常?以色列在2005年之前有管制迦薩10多年的經驗,但以失敗告終;再度披掛上陣,只能重蹈覆轍。培植一個傀儡政權看起來也不切實際;如果由巴勒斯坦政府來兼管,哈瑪斯及迦薩民衆,乃至以色列都反對,美國雖表贊成,但不能越俎代庖。由迦薩人來管理迦薩似乎也不切實際。

以、薩戰火未熄,黎巴嫩南部的真主黨約旦河西岸的反猶太人士、葉門的胡塞武裝分子,對以色列的安全構成三重危脅。伊朗是背後的一隻黑手。伊朗話講得重,但動作少。它所盤算操控的是一場對以色列的消耗戰,它不會被牽扯進來,又可以削弱美國、以色列的地位,穩坐釣魚臺。

对付勃起障碍、避免漏尿 「美军机器人」变身医师利器

戰爭沒有贏家。以、薩之戰就是最好的註腳。2024年對中東地區肯定不會是一個好年。(作者爲臺北市政府市政顧問、臺中市政府國際事務委員會委員)

华南金、银董座 张云鹏续任

澎湖海钓失联人找到了 但休闲渔船还无踪影